顺德人才
Photo: 搜狐
By Henry Hing Lee Chan

顺德人才

Jul. 10, 2019  |     |  0 comments


顺德在1978年改革开放前是珠江三角洲一个典型的农业县,甘蔗和鱼塘密布,当时相对全国其他地方属于富足,但整体上还是贫穷落后,占人口超过80%的农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00元。1978年全县工农业总产值是8.47亿元,经济基础十分薄弱,工业停留在初级农业加工水平和为农业服务的基本农机维修,各方面工业人才尤其短缺(详情见“顺德与全球经济”一文)。今天顺德已经是华南轻工业重镇,家电和机械制造全国知名。2017 年顺德全区生产总值GDP超过3千亿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5万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接近3万2千元。这四十年的沧桑巨变,与顺德过去实施的人才政策息息相关。


顺德企业与人才政策背景


顺德经济80年代的腾飞依赖当时乡镇企业的发展,他们缺乏技术累积和经济条件,只能在市场的狭缝中求生存和发展。他们通过科技进步开发新产品,提高产品质量来参与市场竞争,利用技术进步作为自身生存和发展的必要手段。顺德的企业在这种市场动力机制的驱动下,对科技的渴求成了自觉的意识和行为。


转化科技为企业生产力需要人才的配合,顺德政府和企业家在80年代就双管齐下推行培育人才政策,他们一方面通过各种渠道招聘引进外来人才。到1991年,全县从外地引进工程技术人员近万名,为顺德工业企业从作坊式的小生产发展为现代化企业提供了厚实的技术基础。另一方面采取多层次、多形式、多渠道培训本地人才。80年代中成人教育系统培训有正式学历的大专生5526人。1980年顺德全县近2000家企业中,只有大专生14人,中专生37人,没有工程师;1990年全县有职称的各类人才(包括教师、医生)达15260人,比1982年的428人增加34.7倍,这些人大部分分布在乡镇企业。


“星期六工程师”现象说的就是80年代顺德企业求贤若渴的情形,当时的顺德乡镇企业非常缺乏工程师,就从广州的国有企业请来工程师,周末到顺德“兼职”。


顺德政府1987年推行了四个“权力下放”企业政策:(1)人事管理权;(2)机构设置权;(3)内部分配权;(4)产品定价权。这些政策为当时企业招聘人才全面松绑,也为科技和管理注入企业提供了一个良好环境。权力下放企业为人才在精神和物质层面创造了条件,鼓励发明创造,激发人才奋发向上。这个改革在当时的中国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各地争相仿效。


1992年,顺德已建立现代工业体系的雏形。工业产值在1991年达到160.1亿元,比1978年增长超过了12倍。全县拥有18家年销售亿元企业,262家千万元销售企业。电风扇、电饭煲、燃气热水器占全国四分之一。容声冰箱销量全国第一位。当时顺德平均每两天推出一个新产品,成为中国的家电创新中心和华南一个制造业重镇。


顺德1992年推进以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为先导、产权制度改革为核心的全面综合配套改革。顺德乡镇企业通过产权制度改革的民营化更鼓励了企业向市场靠拢,为顺德经济的蓬勃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市场经济体系下,企业从市场需要出发,根据市场信号上项目,根据项目要求投入技术,再根据技术需求引进人才。“以财求才,以才生财”是80、90年代顺德企业的流行语。顺德企业家在当时就认为市场是科技进步的最大动力,而科技的活力来源于企业的活力。科技只有以产品形式被开发利用,才能产生经济效益。顺德过去把不断增加产品品种,提高产品质量作为企业科技进步的主攻方向,科技单位的技术人员成了企业的骨干技术员,科技成果成为企业的生产技术和产品,这种顺德模型解决长期困扰人们的科研与市场脱离问题,为当时财政资源薄弱、缺乏人才和技术累积的顺德企业赢来立竿见影的科技运用成效。


顺德许多企业实行内部职称聘任制度,工程技术人员过去的学历和职称只供参考,内部职称核定取决于个人的实际才能和表现。这个以市场、生产为核心的企业内部职称聘任制度反应顺德企业的人才应用标准,实实在在的为过去顺德工业取得的成功立下汗马功劳。


顺德政府早在80年代就在人才引进方面担当重要角色,政府主动调查人才资源,主动了解企业对人才需求情况,同时为外来人才生活提供方便。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人口和人才政策框架允许下,帮助外来人才落户、子女入学、提供医疗保障、安居、协助配偶就业。顺德政府为来就业的外来人才提供空间平台发挥所长是顺德人才工作的核心。


顺德经济转型与人才需求的转变


顺德经济的不断发展,也带来生产成本不断上升,来自周边相对低工资地区的竞争,迫使顺德经济必需向高附加值产业转型的不断需要。上世纪顺德制造业成长依赖规模优势,以低成本在价格战取胜。本世纪以供应链体系完整、性价比、技术创新速度保持优势的顺德制造业必须强化本身的竞争优势,和引进新的高附加值产业才可以继续推动以制造业为主体的顺德经济发展。


顺德过去侧重于市场型、生产型的人才必须通过增加新技术、高等教育等系列人才,才可以更好的为顺德转型服务。顺德政府扩大一直以来行之有效的双管齐下推行培育人才政策,一方面提高层次、扩大形式和渠道提升培训本地人才的水平(详细见“顺德教育”一文),另一方面提供政策支持引进外来高端人才。


2011年底,顺德召开全区第一次人才工作会议,“人才强区”战略正式启动,并陆续出台了“1+10”人才政策,其中的“1”是《关于加快实施人才强区战略的决定》(以下简称“人才强区决定”),“10”是指10份具体的人才政策。政策的出台,进一步引进和培育了一批高层次人才,使人才价值得到充分发挥和彰显,极大地促进了顺德整个区域竞争力的提升。


2015年,顺德经济产业转型需要更多更高层次的人才,顺德区出台 “人才新政30条”,是顺德人才政策的“升级版”。“人才新政30条”从人才和团队引进、存量人才资源、存量人才培养、扶持人才创业、人才服务保障等方面进行全面立体布局,打造涵盖人才工作、学习、生活、创业的全链条式扶持政策体系。人才政策从过去帮助外来人才安家落户,扩大到帮助外来人才在顺德创新创业。


在顺德,目前少于一半是土生土长的顺德本地人,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国来的“新顺德人”已经超过人口的半数,他们和谐相处,成为顺德这个城市保持活力创新的源泉。顺德把外来人口成功塑造成“新顺德人”反映了顺德的开放包容气质。顺德保留了自身的文化特点,也放开胸怀融合其他优秀的外来文化与人才,这种包容与结合使得顺德政府推行的吸收外来人才政策拥有广泛的社会基础,结果事半功倍。


竞争下的招才引智


近年来,顺德相继推出高层次产业、医疗卫生系统、教育人才确认办法。将这三大领域高端人才分为六大类别,符合确认条件的人才其评定和认定不受地域、户籍和身份限制,认定结果将成为人才享受待遇的依据。


高层次人才的认定既有以取得的荣誉、奖项、职务作为依据,也包括内部和公开职称、学历等确认标准。当前顺德已出台了人才入户、子女入学、人才安居、等系列政策,采用“统一入口、对号入座”的方式推进政策的落实,即以人才确认为入口、对符合条件的人才经确认后才能享受相应的政策待遇,同时为高层次人才发放德才卡,享受专属的金融服务和公共服务。


2017年中国许多城市竞相出台优惠政策吸引人才定居。顺德除了加强过去对高端人才吸引条件外,更加强执行力度。如2018年推出的人才安居项目,为在顺德工作的高层次人才提供居住保障。


顺德扩大对高端人才引进的原则是坚持“落地顺德、服务顺德、贡献顺德”,而服务顺德、贡献顺德并非要求高端人才放弃原有工作单位和移居顺德。这种惜才政策延续了过去40年顺德吸引外来人才的精神,根据经济发展需要在制定吸引外来人才政策并灵活执行。


结论


今天顺德面临产业升级和粤港澳大湾区整合的机遇与压力,对外地高端人才需求尤其殷切。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处在微笑曲线不同位置上,形成产业优势的互补,珠三角作为全国乃至全球重要的制造中心,产业基础雄厚,具有较完善的产业链,香港在仓储物流、金融和专业服务等现代化服务业国际领先。大湾区相对落后的城市可以通过整合把发达地区的产业吸引过去,而发达地区可以通过低附加值产业转移,保持企业的竞争性,集中力量向总部经济和高端产业发展。


粤港澳大湾区目标是引领中国经济走向高水平、智能化增长,方案需要大量高端人才长期推动。大湾区不同地区在总体互补情况下出现的经济表现差异化在所难免,顺德在区域竞争与合作下相对于其他地区的经济表现将取决于外地高端人才的流入速度。顺德一贯对外来人才的开放、包容、支持的政策配套,落实“事业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的执行作风对顺德在粤港澳大湾区人才竞争中继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